Thursday, August 6, 2020

老房子。老故事。贰


阿公家/婆婆家,其实我们通常叫作太嫲家,在东甲锡兰路一个小小巷子里。
小小巷子在早期是图书馆、后来变成回教法庭的后面。
小小巷子的路面是薄薄一片土,土上是一颗颗灰色石头,凹凸不平。
记得很久以前在太嫲家吃了蛤会把壳洗干净收起来,路面上哪些石子不见了就用蛤壳补上。
后来很多年之后,好像在我大学时期,在州议员还是市议员的帮助下才铺成柏油路。

太嫲家里地面是石灰泥铺成的,经年累月之后好多处都变得坑坑洞洞了。
有点特别的是鞋子是穿进家里的,只有进房门和上楼时才会把鞋子脱掉。
每次有客人来还要吩咐“不用脱鞋不用脱鞋”,哈哈。
还有我很害怕的外头野猫,也都可以自由进出,害我常常坐在客厅还是在饭厅都心惊胆战。

屋子楼上的墙不是封闭式的,木板和木板之间有缝隙,木板上端是格子铁花。
冷空气一早吹进房间里,鸡啼声天还没亮就响起,在这里空气好,起得早。
记得每逢除夕、冬至还是祭祖日,长辈们一大清早就会在厨房里开始准备,
厨具铿锵作响的声音清楚传到房间里,自然而然就会把我们吸引到厨房,
不过通常小孩越帮越忙,所以都会被打发去折金银纸。

楼上有个房间是块宝地,床底下藏有许多伯伯叔叔小时候看的书本、漫画。
看过的港漫《娇滴滴》和刊物《少年乐园》,都是在这里挖掘出来的。
还有邮票、奖杯、玩具、照片,林林总总挖宝挖得真开心。

屋子右方有个木房间,房间里的零食摊子应该很多小孩会很羡慕。
阿公是卖零食摊子的,所以太嫲家有吃不完的零食、汽水。
每次从太嫲家返回新山时,太嫲婆婆都会很殷切的要我们多拿点零食回家吃。
可能因为如此,我觉得我对零食的欲望真的比其他小孩低很多。

每天晚上八九点,阿公会把摊子从木房间里推出来。
在透明盒子里先放一块大大块的冰,然后再用利落的手法切水果。
阿公切黄梨的技术一级棒,至今还没看过谁切得比他好。
我们最喜欢趁这时一人拿一片西瓜吃,阿公会说抹点盐会更好吃。
切好水果,阿公就会哼歌冲凉去,准备把摊子推到街上做生意啦~
摊子不轻,要推上路口的小斜坡有小小困难,所以我们有在的话,我们会帮忙把摊子推到路口。
小孩子哪有什么力,假假把手放在摊子上,贪爽好玩而已,哈哈。

屋子后方有个鸡寮,养鸡养鸭,不过说真的,我没踏进去过。
遗憾呢,现在要找个鸡寮逛逛都难了吧。

整体来说,印象中整间房子不怎么干净,处处都挺肮脏的,还有很多很多杂物。
不过每到假期我们都很期待可以去太嫲家,这房子绝对是美好的一段童年回忆。
从出生有记忆以来都是在这里渡过新年还有许多节日假期,直到后来搬去卫星市。

而这一间很有故事的老木屋,搬家不久之后,在一场大火中,烧毁了。

Tuesday, August 4, 2020

上Ai FM 谈健康减重


主持人佩银

又再一次以卫生部官员身份上Ai FM电台
728日下午130
这一次是谈健康减重
Ai FM初体验的分享这里

一开始分享了马来西亚的肥胖率
根据卫生部2019年全国健康和发病率调查
每两个大马成年人之中就有一个人超重或肥胖
超重或肥胖的成年人占了50.1%,高于2015年的47.7%
5-17岁的儿童及青少年当中,则有29.8%超重或肥胖

接着介绍了卫生部推广的减重活动
卫生部有在全马28Wellness Hub进行IFitEr计划(I Fit and Eat Right)
在这个计划下,经过筛选后会选择适合的参与者进行六个月的减重计划
会通过饮食管理、体育锻炼及改变行为(behavior modification)帮助参与者减重
我参与过其中一期的计划
当时我扮演的角色就是老本行营养师
主要工作就是monitor参与者的饮食并且给与建议

接着分享健康减重的方式
减重没有捷径
唯有靠改变饮食习惯、生活习惯和持续性的日常锻炼才能健康、安全、有效的减重

在饮食方面
健康的减重不需要节食,而是控制分量
黄金法则是均衡饮食(Quarter quarter half)
每一餐涵盖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脂肪、蔬菜和水果
更仔细的方法可以通过计算卡路里
计算出每天身体所需的最低卡路里有助于策划健康饮食
每个人的卡路里需求不同
会根据年龄、运动活动力和性别有所差别

如果有中央型肥胖(central obesity
脂肪主要堆积在内脏
会影响心陈代谢造成血管硬化的风险更高
所以在运动方面
建议进行腹部锻炼(abdominal workout)如仰卧起坐
另外也可以进行有氧运动(cardio workout)如游泳或跑步
或者阻力训练(resistance training)如深蹲
每周可进行至少5次,每次至少 30分钟

最后减重要有明确目标
不过不要把目标设得太高
实际、健康的目标是一星期减重0.5-1kg
另外也可以将减重计划告知身边亲友以获得支持
那么就能更有动力持续减重

大致上的分享就是这样
想减重的各位
加油啦

Wednesday, July 8, 2020

普吉岛家庭游2019。Day 1

 相隔5年,再次来到了普吉岛。
20191220-23日,四天三夜。
全家大小,8个大人,5个小孩,共13人。

普吉岛还是那么的喧哗,蓝色海水依然那么迷人。
但相较于之前,热闹市区多了很多说中文的业者,不过招生意招到让人有点反感。

一下飞机,先到AIM Hotel check in
酒店距离热闹的Bangla Road大概5-10分钟脚程,在Banzaan Market隔壁。
对房间整洁度满意,比正常King Size大的床很舒服,我们三人睡一点也不挤。
AIM Hotel位于Banzaan Market隔壁的巷子里
 唯一小失望的是第二天吃早餐时才知道原来不是buffet style~定房时没看好。
不过那时临近圣诞,我们又很迟才定房,所以选择不多,很多都爆满了~
酒店早餐
 放好行李,我们先沿着Bangla Road走到Patong Beach看看海。
炎热的中午,海水正蓝,真的好好好漂亮,看了心情真愉快~
来张全体照,爸爸的脸有影子,结果黑黑的



炎热的Bangla Road
 接着去吃午餐。
Bangla Road附近有家网上很有名气的No.6 Restaurant,常常排长龙。
我们去了一看,果然人潮很多。
我们带着小孩没法排队等,就算我们有耐心小孩也不会有,
所以我们就转移目标去隔壁的Dang Restaurant
说实在,其实Dang Reataurant的食物也很好吃,价钱也合理。
不过没在网上被捧红,所以才没吸引人潮。
我们用餐时没其他顾客,招待员只招呼我们,
也没有其他顾客等着我们快速用餐,所以很舒服。
 
 在普吉餐馆发现有件可爱的事。
这里的baby chair大多数前面没有围栏的,
那时小孩还比较小,不知危险不知握紧,所以吃饭时还要握着他,哈哈。
可爱的Baby chair
 吃完午餐后回酒店休息。
小孩睡了,我还来得及去做个脚底按摩,舒服舒服~
 晚餐时间在Mr.Good’s Seafood
不推荐,食物不怎么好吃,价钱又不太亲民,不太值得~
接着在Bangla Road走走,依然是条五光十色的步道。
热闹的Bangla Road


鳄鱼肉也~
 感受一下气氛,没有久留太久,我们就去JungceylonBanzaan Night Market走走~
临近圣诞,到处有圣诞树装饰
Banzaan Market,酒店房间视角
在普吉岛的第一晚就在享用夜市买的小食下落幕了。

Thursday, June 11, 2020

老房子。老故事。壹



外婆家在武吉港脚(Bukit Kangkar),属于金山脚下东甲县。
武吉港脚也曾有“西瓜村”和“美人村”的别称,
新加坡电视剧《猪仔馆人家》还曾在这里一家老咖啡店取景。

小时候住的外婆家在一个不怎么大的巷子里。
门口是个小斜坡,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时候喜欢骑着脚踏车从门口驶下来,风驰的感觉很刺激。

巷子的尽头有一排店屋,有家咖啡店外公常会去喝茶。
偶尔外公也会带上我们,店屋门口对大路,所以我们都是从后门进咖啡店的。
记忆中外公喝咖啡,我们好像都是喝美禄吧。
递上的杯子下面有小盘子,怕烫的小朋友都会倒入盘子待凉了才喝。

房子前面有块空地,晒可可用的。
天气好时,外公会把一篮篮的可可倒在空地上,然后用像猪八戒手持的那把靶子把可可铺平。
运气好时,可以遇到卡车来到外婆家把晒干的可可收走。
在外婆家遇到卡车可不是平常事,因为不是很大的巷子里很少会有卡车进来的。

记忆中的外婆家二楼,是我们几个表兄弟姐妹的玩乐天堂。
小姨是老师,那时的黑板还是用粉笔的,所以我们会“借用”小姨的粉笔在三夹板房门上写字,
年纪大的扮演老师假装教学,年纪小的只能扮演学生乖乖坐着听。
小时候也通过新加坡电视台看了许多古装戏,有样学样,
所以我们会把睡觉用的被单当作古装戏的披肩,模仿戏剧自编自导自演自high
戏剧荼毒小孩是真的,哈哈哈。

舅舅阿姨们总是无法明白我们怎么能在炎热天气里,在闷热的二楼玩上一整个下午。
有时玩得太吵,还会被在楼下看报纸看到睡着的大舅二姨小姨骂。
他们无法理解我们怎么能待在楼上,而我们也无法理解他们怎么能坐着看报纸睡着,哈哈。

二楼还有张书桌,书桌上有舅舅阿姨们小学读的课本。
外婆没什么上过学,可是她会坐在那张书桌上读着课本自学,
我会的唐诗大多数也是在某个学校假期在那里学起来的。

记忆中的外婆家还有无限的本地水果供应。
榴莲、山竹、香蕉、葡萄桑(Pulasan)、西瓜,
还有那类似又不相似的dukulangsatduku langsatdokong

记得每次榴莲季节一到,就会有电话通知我们回外婆家。
小舅二舅外公会大显身手,嗅一嗅就能挑出几粒极品榴莲,
然后手持刀挥一挥,榴莲就剖成几瓣,吃完后还一定要用榴莲壳泡盐水喝。
味道有甜的苦的,颜色有白的黄的,果肉有厚的薄的,那时的榴莲真是吃不尽的。
我还怀疑是因为小时候吃了太多榴莲,所以长大后的我对榴莲不太有欲望。

外婆家的故事,仔细回想一定还有很多很多。
有二舅带我们去吃的早餐,永远都是那唯一的一间Do Re Mi鸡饭;
有入夜时分,手提手电筒让舅舅带我们去外婆家旁边的小小巷 “探险”;
有二舅用一辆摩多载着几个小孩去马来村子看猴子Ah Ber
几个表兄弟姐妹聚在一起的话一定还能拼凑出更多,我们的童年故事。

差不多10几年前,外婆家搬到了对面街的排屋里。
小时候的外婆家,木板屋的外婆家,也慢慢在记忆里封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