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1, 2013

Wednesday, April 10, 2013

雨。想


塞着车。预料之内,放工时间只要超过六点离开,这条路总会塞车。 预计要一个小时吧,才能到达晚餐目的地,也可能会更久,因为刚才下了一场雨,现在也正下着。

塞着车,真无奈。 车子龟速前进,手也开始不耐烦 不停转换着广播电台。 933是寻人时段,一位听众找到了好久不见的同学,名叫小熊。 恭喜他们,虽然小熊人在外国,可是至少成功连线小熊弟弟。 988新闻时段,播报着国会今日解散的消息。 才说个两句话,电台就跳掉了,收音机上写着SEARCH,唉收线还真不好。 说到国会解散,是的,终于解散了,多振奋的消息呢! 期待着投票日的到来,让我们改朝换代,也默默祈祷投票日不要落在五月底,速战速决吧!

塞着车, 又想起了早上在副刊看到的一篇文章。 方顺吉逝世了。 是通过副刊,不是新闻版,很惊讶。 早上有上网查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只有北马的报章有刊登这则新闻。 方顺吉,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 只是他出的一本小说书名,让我很有印象,注意到了这21岁的少年。 可是很可惜,竟然,走了。 原来,一个陌生人逝世的消息也能让我觉得震撼。

塞着车, 回想今天做的事。 糟糕! 试验室里有些东西忘了收拾,忘了放进冰箱,若是留到隔天,肯定是没用了。 犹豫着要不要打通电话通知,想想,算了,也不是特别特别要紧,还是算了吧! 又那么巧,同事打来说有叫lab tech帮忙放进冰箱了,天助我也。

塞着车,还没出到Tebrau Highway。看看时间,八点了,竟然已经八点了,十分钟的路途,塞车塞了两个小时!电话响了,朋友打来的,说车子困在Pandan路不能动,说Tebrau桥断了。 断了?怎么可能?那条桥那么粗大。 打电话回家求证,原来是Pandan工业区几乎都淹水啦,不能动。

塞着车,跟车的朋友也不耐烦了。 朋友带我走小路。 走错,绕了马来甘榜一小圈。 找到对的小路了,可是一样塞车。 开了车窗,和朋友讨论了不到十秒,决定放飞机,不去吃晚餐了。 转回去Pasir Gudang Highway回家吗?不行啦,一样是塞车,从Pasir Gudang Highway出发的同事,两个小时了也是还没到达目的地,我还是能避就避吧。

塞着车,怎么办? 打电话回家求救吧。 问了问,还有另一条路,比较远一些些,可是这是三个选择中最好的选择了。最后,掉头,回家去,晚餐不吃了。放工三小时后,终于到家了,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爸爸打包了热腾腾的面,还真好吃。

塞着车,今天的经历。


×     ×     ×
笔于201345日,9日及10
应笔于 201343

×    ×    ×
但泪水若雨下 好像天就快垮
我想念亲人 想念朋友 只身在天涯
泪水若雨下 回家的路更滑
我想到当年阿嬤说的话 再小的步伐
也算是长大

乔毓明。泪若雨下

香港太平山,好冷好冷

是因为没有星星的夜空,所以才觉得霓虹建筑特别炫目? 还是因为霓虹建筑特别炫目,所以才看不见夜空的星星? x    x    x 在香港要看夜景,当然就是太平山。 高视野,闪烁霓虹建筑一举进入眼帘。 在中环一带的我们,下午三点多走路前往山顶缆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