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7

我们最幸福-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

1910年,日本占领韩国,朝鲜皇朝结束了。 1945年,日本裕仁天皇在二战中宣布投降,日本在韩国的35年统领也结束了。
美国、苏联两个大国对于这块顿时无主的土地虎视眈眈。最终,美国不怎么情愿地将韩国北部暂时交予苏联管理,毕竟两国是二战盟友,总要给点面子。不过问题来了,南北怎么分?
在地球的另一端,美国两名军官在地图上随意画了条分界线。 就是那条分界线,自此韩国一分为二。 1948年,大韩民国成立,第一任总统李成晚。 1948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下文统称朝鲜),第一任总统金日成。 其实韩国人民很无辜,莫名的被统领了,莫名的被分割了,莫名的开启了无期的南北战争。
种种的因素与压迫,近年来越来越多人逃离朝鲜,这群人被称为脱北者。
书中六位主角,前南韩士兵的女儿美兰、选择在北韩落户的日籍朝鲜家族俊相、金日成的虔诚信仰者宋太太、宋太太叛逆的女儿玉熙、不断努力希望获得党认同的金医师、徘徊在火车站的流浪小孩金赫,或基于有心的逃离、或基于机缘巧合,他们离开了朝鲜,冒着风险辗转来到了南韩。
若是要告诉你六个脱北者的故事,会有种剧透的感觉,下个读者会看得不过瘾,所以不详谈他们的经历,想要分享的是读完后,心里的一些思绪与疑问。
第一,朝鲜人民的身世背景 其实最初我以为朝鲜里不是南韩人就是北韩人,事实上朝鲜里头有一群来自日本,相对富裕,被称为“北朝鲜人”的移民。当初朝鲜成立之时,原在日本定居的部分朝鲜人被金日成提出的社会主义所吸引,所以离开了日本来到了朝鲜。尽管后来渐渐发现这国家的不对劲,但一切也都太迟了。

香港贰零一七行程

在香港的几天,走了很多路。从中环走到上环、从铜锣湾走到湾仔、从油蔴地走到佐登、走了旺角、走了深水埗,不停的在走路。和我旅行是挺累人的,因为就是不断的在走走走,说得好听是喜欢欣赏沿途风景,说得现实是弄不清方向被迫来回走,可是在香港的情况有些特别,其实我也想坐下来休息,不过椅子很难找!!!
感觉上香港人天天在走路应该没有肥胖问题,不过根据2014年的数据竟然还有39%的香港成人超重(我们国家2015年的数据近50%成人超重,而且我们是以BMI>25超重为标准,香港是以BMI>23超重为标准)。
走了那几个地方,其中最喜欢的是深水埗及湾仔。深水埗是个老人区,到处都是老人,不过还是挺有活力的感觉,不管多老还是在走路,慢慢地走~
至于湾仔,随意走到了巴刹,发现楼上有食阁,吃了当地人的午餐。发现香港食物虽然贵,不过分量很大,一份猪杂汤可以是我家三人的分量,厉害的是香港人真的可以一人吃完,还能加饭。值得赞扬的是肉与青菜的比例是10比10,纤维摄取还真不少~还有不小心闯入了湾仔区交通安全嘉年华,很有趣的邻里活动~
这没有星星的城市比我想象中还和蔼一些~
行程如下: Day 1 (14 Jan 2017) KLIA 2 > 香港机场 > 机场“干烧百味”吃午餐 > 乘坐A21巴士前往尖沙咀 > Check in Legend Guest House > 星光隧道 > 星光花园 > 尖沙咀海滨 > 前九广铁路钟楼 > 海港城“大家乐”吃晚餐 > 尖沙咀海滨观看幻彩咏香江 > 尖沙咀随意走 > 尖沙咀“澳门茶餐厅”吃夜宵
Day 2 (15 Jan 2017) 尖沙咀“奥厨点心专卖店”吃早餐 >  尖沙咀随意走 > 搭天星小轮前往中环 > 上环随意走 > 文武庙 > 搭叮叮车前往铜锣湾 > 湾仔随意走 > 湾仔巴刹楼上熟食中心吃午餐 > 湾仔海滨动漫乐园 > 搭叮叮车前往中环 > 中环砵典乍街 > 山底缆车 > 搭缆车上太平山 > 山顶广场 > Green Terrace & 狮子山亭 > 下山 > 中环兰桂坊

泰国曼谷:Sukhumvit八号巷子

一公里的距离,是街口到Fu House的距离。脚酸至极时,巷子的两家7-11是我们短短1公里的歇脚之处,规模不大,但解忧解闷解脚酸,功劳不小。一公里的领悟,下次选酒店选在地铁站旁就好,越近越好,不要小看一公里的距离。
悠闲的吃在八号巷子。路口的猪脚饭档口实在美味,咸菜青菜卤蛋卤猪脚,大婶的热情微笑,完美的搭配。便利商店前的面档口,拿起碗提起筷子,站在路边就这样吃了起来。吃毕,走入便利商店喝了包印满泰文字的牛奶。水果档口随处可见,吃完主食吃些水果好清新。夜晚,烤鱼档口也出现了,买了鱼走到了Terminal 21的食阁享用,感觉到隔壁桌抛来羡慕的眼神。
悠闲的走在八号巷子。注意到了色彩夺目的信箱。仔细一看,原来不止是信箱,好些是放报纸的铁盒子。各色形状不同的盒子,既不一致却又一致的报箱,真有趣。这年代,当大家渐渐遗弃实体报章,这些报箱是否年华老去?是摆设还是继续坚守岗位?
八号巷子,脚累,心不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