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31, 2017

我们最幸福-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

1910年,日本占领韩国,朝鲜皇朝结束了。
1945年,日本裕仁天皇在二战中宣布投降,日本在韩国的35年统领也结束了。

美国、苏联两个大国对于这块顿时无主的土地虎视眈眈。最终,美国不怎么情愿地将韩国北部暂时交予苏联管理,毕竟两国是二战盟友,总要给点面子。不过问题来了,南北怎么分?

在地球的另一端,美国两名军官在地图上随意画了条分界线。
就是那条分界线,自此韩国一分为二。
1948年,大韩民国成立,第一任总统李成晚。
1948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下文统称朝鲜),第一任总统金日成。
其实韩国人民很无辜,莫名的被统领了,莫名的被分割了,莫名的开启了无期的南北战争。

种种的因素与压迫,近年来越来越多人逃离朝鲜,这群人被称为脱北者。

书中六位主角,前南韩士兵的女儿美兰、选择在北韩落户的日籍朝鲜家族俊相、金日成的虔诚信仰者宋太太、宋太太叛逆的女儿玉熙、不断努力希望获得党认同的金医师、徘徊在火车站的流浪小孩金赫,或基于有心的逃离、或基于机缘巧合,他们离开了朝鲜,冒着风险辗转来到了南韩。

若是要告诉你六个脱北者的故事,会有种剧透的感觉,下个读者会看得不过瘾,所以不详谈他们的经历,想要分享的是读完后,心里的一些思绪与疑问。

第一,朝鲜人民的身世背景
其实最初我以为朝鲜里不是南韩人就是北韩人,事实上朝鲜里头有一群来自日本,相对富裕,被称为“北朝鲜人”的移民。当初朝鲜成立之时,原在日本定居的部分朝鲜人被金日成提出的社会主义所吸引,所以离开了日本来到了朝鲜。尽管后来渐渐发现这国家的不对劲,但一切也都太迟了。

另外,在1950至1953年之间,南北韩战争不断,直到签下停战协议。在战争期间有许多南韩士兵被俘虏,成为朝鲜战俘。1956年,朝鲜发放公民证给与这些战俘。朝鲜社会有阶级之分,这些战俘属于最低阶级的一群,被称为“带有污点的血统”。还有,由于邻近中国,所以好些朝鲜人的家族来自中国。因为地理及历史因素,朝鲜社会里有不同的身份、阶级及背景。

第二,人在逆境中求存的生存本能
90年代初期,朝鲜经历了严重的饥荒。一开始工厂渐渐停产、过后能分配到的粮食也越来越少,不过许多朝鲜人民依旧相信领导,秉持着“再过一阵子日子就会好了”的信念过生活,那时是金日成逝世,他儿子金正日接过领导棒子的时代。

朝鲜官方频频否认国家正经历饥荒,拒绝了外援救资。在国内,领导层向国民宣导“一天两餐刚刚好”的概念,还拍摄了吃太多米饭导致胃撑破的影片。一天过一天,日子当然没有越来越好。一开始,脆弱的小孩及老人最先禁不住,被死神号召了。接着是男人,体脂肪较多的女人倒是幸运些,成了饥荒最后的受害者。

人在逆境中总能激发出无限潜能,尤其是女人,为了确保一家大小有食物果腹,她们开始在不可能中寻找可能,用树皮磨成细粉代替面粉、从动物排泄物中挑出还没消化的玉米粒,还有冒着风险做买卖,赚钱买粮食。在朝鲜,贩卖稻米粮食是犯法的行为,轻则送入劳改营,重则处死。死亡或犯法,两者选一,所以自由市场渐渐在黑市里运作。男性大多不从事买卖工作,因为大多是“政府人员”(根据我们的语言),在无薪可领之下,他们依旧得效忠党,继续无薪工作。

另一边厢,人民不断在生存与良心间挣扎。在死亡的边缘,医师也爱莫能助。手上只有半口饭时,应该自私的放入自己口中,又或是无私的送入对方口中?对于街道上的死尸渐渐麻木,道德义气放两旁,活下去才是选择。

第三,社会主义的可行性
社会主义追求的是有福同享,不过灾难来临时,大家还能有难同当吗?从社会主义国家接连的瓦解,再到朝鲜饥荒下资本主义默默的诞生,社会主义似乎是天方夜谭。

从外人眼中朝鲜人民愚蠢至极,被打压、被剥削自由却依旧效忠领导。或许,我们不能太武断的批评留在朝鲜的信仰者,因为当你一出生时就感受到了分享的美好,免费的医疗、定时的粮食派给,有得吃有得住,还奢求什么呢?一开始就生长在一个完全封闭的社会,根本不晓得外头的世界是怎么样,没得比较就没有所求。

第四,看似大方的宪法
根据南韩宪法,南韩或朝鲜人都属于南韩公民,意思是朝鲜的人民都有资格获得南韩公民身份证,条件是必须自行前往南韩。也因为这看似大方却有些苛刻的条件,许多朝鲜人就算逃出了朝鲜,到了中国或是其他周边国家却无法去到南韩。根据书中提供的数据,中国境内有十万多名朝鲜人,但是只有约3%成功抵达南韩。

逃离朝鲜前往南韩有几种路线,有钱的可以买假护照乘坐飞机抵达南韩,没钱的使用陆路取道蒙古或越南。其实中国若愿意帮助朝鲜人民多一些,他们可以更快脱离,不过问题是为什么中国要帮朝鲜人民?若是朝鲜人民可以在中国驻南韩大使馆取得庇护前往南韩,应该就会有无数的朝鲜人涌入中国,到时中国面对的是无数的难民及外交问题。

第五,脱北者课题不止是政治问题,也是社会问题
从朝鲜抵达南韩的脱北者,经历长则数月的国家情报局审讯后,需要在“统一院”上课一个月学习都市里的生活技能,然后可以获得南韩政府派发的两万美元安居基金。事实上,很多脱北者一开始无法很好融入韩国生活,甚至有种后悔来到南韩,想回去朝鲜的感觉。

因为在南韩,他们格格不入,医师的执照顿时成了张废纸,毕业自朝鲜最顶尖的平壤大学也无所发挥,一切追求手作劳动的工作都被机器取代让他们无所适从。在某种程度上,南韩人民对于朝鲜人民也很矛盾,一方面怜悯他们,一方面也担心哪天朝鲜政府真的垮台了,南韩政府需将国家资源分享于急需食物及住所的朝鲜人民。

而且,还有部分脱北者在南韩的自由是朝鲜家人的牺牲交换而来的,离弃的可能不止是父母兄弟姐妹,也可能是丈夫孩子。早期的脱北者比较不幸,在朝鲜的家人若被发现了,可能被禁锢、可能被处死,这使他们怀着深深的罪恶感在南韩生活。后期的脱北者则比较幸运,还能寄钱回乡,让朝鲜的家人过得比一般朝鲜人更好一些。 总而言之,南北韩人民之间的关系是剪不断理还乱。

从1948年至今69年,经历了金成日到金正日再到今天金正恩的时代,朝鲜人民有没有过得更好、有没有更开放,让大家自己去判断,朝鲜的历史还在进行着,谁也不晓得明天会如何。

注1:曾经在新加坡电视节目上看过一部关于脱北者的纪录片On The Edge of Heaven,印象深刻的内容是导演访问到藏在卡车里,正在逃亡路上的脱北者,而最后有没有成功脱逃也不晓得。好不容易找到trailer,可是找不到完整的影片。

注2: On The Edge of Heaven是The Asian Pitch 2012年的获奖作品。The Asian Pitch 是由日本、南韩、台湾和新加坡四家电视台合作的纪录片平台,有兴趣的朋友能够制作长达52分钟的纪录片寄去参赛。 网站里有列明每年的获奖纪录片,都是关于亚洲题材,很有趣,不过可惜的是没有完整影片,有的话也只是trailer...

书名:我们最幸福-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
作者:Barbara Demick
出版:麦田出版
年份:2011年初版,2015年二版
ISBN:978-986-344-232-5

× 此文分享于20170126面子书《六航书海》专页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总结泰国2016游记

这学期终于结束啦, assignment 解决了,考试解决了~ 这星期好好休息,过后要正式开始写论文了~ 呼~ x    x    x 把电脑打开,原本要写写关于曼谷的逛街心得,不过翻翻照片,发现没什么照片好分享,应该是每次去逛街时就突然失心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