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2

画中话。话中画

陈懋平。禤素莱

陈懋平,禤素莱。 两个作者的共同点,都有个字很难读。 可是禤素莱依然姓禤(xuan第一声),陈懋平就比较任性地觉得懋(mao第四声)很难写,改成了陈平。 这陈平不是当年共产党的陈平,她是女的。 我最熟悉的三毛。
两个人同样是当个时代的坚强女性。 勇敢的选择了一条不同于别人的道路。 一个70年代,一个21世纪。 三毛流浪去了沙漠,禤素莱当了联合国的随军翻译。
×××

是的,《随军翻译》。 看了,心中最大的疑问是, 是怎么样的心态能够让一个女性选择当个翻译,和一大群男人一起工作。 可能我真的有点偏见,可是在我了解之中,军营里,女性很容易是受害者。 应该是lie to me那套戏给我的印象,里面有个案件就是形容女性在营中如何被欺凌。 虽然如此,可是很高兴有个勇敢的她进入了军营, 轻松的描绘了军营小插曲,也报告了中东男性是如何瞧不起女性,如何霸道专横, 如何为了个人私利,似乎演变成杀父之仇!
也感觉到某种熟悉感,因为之前筹备的辩题, 认识了库尔德族、大略知道了一些些民族自治、文明冲突等等的概念。 读着作者的每一篇文章,连接起记忆里的画面,是某种熟悉。
可惜的是,比较之下,还是觉得作者文字描绘能力没有三毛的强。 我想,纯粹是我想。 如果,文字内容不那么白话,或许会有更多的震撼吧!
××× 这两位作者, 任性又勇敢的三毛,帅气又勇敢的禤素莱, 对我来说,是。。。有相似点的作者,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