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6

Setiawan 实兆远:老老的街,旧旧的店

一直以来对老老的街,旧旧的店就特有好感。喜欢这些建筑经过多年风雨依然屹立不倒,依然坚守岗位,向每一个过路人问好。 
身为个过路人,你或许会错过它,也可以故意忽视它,但它,依然在一端,期待你停下脚步,聆听它的岁月、聆听它的历史。
在实兆远的老街上,遇见了许多岁月斑驳的老店。脸皮不够厚,不好意思在众目睽睽的大街旁拍起照片,只好选择在一个清净早晨,人潮还未聚集时,举起相机。墙柱上脱落的漆,招牌上褪色的字,每一个景都很迷人。 
有时候,只有当个旅客时,才会静下心来好好的欣赏这些老屋子、欣赏建筑物的美。不过,生活真的不需太匆忙,放慢脚步吧,用眼睛好好看看每一个值得留恋的景色。
还在学习呢。


Tangkak东甲,小镇风情@ziyino

小时候,对于东甲(Tangkak)被称为“布城”之名常有所闻,此名因整条大街有许多店面售卖布缎而取。长大后,才发现报纸上看到、大多数人口中的布城并不是东甲这个小镇,而是远在150公里之外的联邦直辖区布特拉再也(Putrajaya)。
原本隶属于麻坡县(Daerah Muar)的东甲小镇,2008年升格为礼让县(Daerah Ledang),成为柔佛第10个县,县下共有六个区域(Mukim),分别是东甲、吉双(Kasang)、实廊(Serom)、玉射(Gersik)、坤兰(Kundang)及武吉士南邦(Bukit Serampang)。升格为县时被取名Ledang是因为东甲就位于金山(Gunung Ledang)脚下,对于Puteri Gunung Ledang的传说相信大家都略有所闻。2015年正式正名为东甲县(Daerah Tangkak),此举受到欢迎,因为对于东甲这词,在当地更被普及使用,更有种思乡情怀。
对于东甲,一直都不陌生。80年前曾祖母飘洋过海下南洋,落脚东甲附近小村砂益(Sagil),尔后辗转来到东甲定居,所以东甲自然而然就成为我这个“新山人”的kampung,逢年过节、学校假期必会回到东甲。每当别人问家乡在哪里,我说东甲,很多人不是很清楚在哪里,所以为了免去解释的麻烦,多数时候我会说靠近麻坡,别人就会回应:哦,是那里!随着发展,近年来也越来越多人听闻东甲这个地方,不过常常都只是途经,没机会好好发掘这小镇风情。
事实上除了以卖布闻名,东甲也有好多美食,好些还是我这个“年轻人”吃了至少20年、爸爸从小吃到大的古早味。这些美食不是东甲独有的食物,却是东甲独有的味道。套一句老话,再不去吃,这些美味就会渐渐消失了。下次路经南北大道,不妨转进柔佛州边境最后一个、马六甲州边境前一个的Tangkak tol,花点时间欣赏一番这个小镇,再品尝各样古早美食。 ----------------------------------------------------------------------------------------------------------------------- 1. 东甲邮政局 对于东甲邮政局的印象是--好吃的椰浆饭在旁边。  2. 椰浆饭 在东甲有时候也会想要来些友族食物,通常这档口的椰浆饭就会成为我们的首选。椰浆饭处处有,不过好吃的椰浆饭就不是…

投稿:那对夫妻

那对夫妻,每个周末总会报到,就在新山陈旭年文化街的那个路口,至少有三年了,形影不离共赴周末乐龄之夜。
任四周喧哗无比,他俩总能旁若无人自得其乐,摆动着身子闻歌起舞。似乎青春时期错过太多,此时的每一刻,都要好好看着彼此,好好感受韵律,好好享受当下。他们不太与其他叔叔阿姨互动,其他叔叔阿姨们跳着舞步一致的排舞,他俩跳着属于他们的恰恰。他俩眼中只有你我,眉来眼去的,完全不害臊,青春的气息在他们律动的身子细胞里重生了。 
我问他,看着舞动身子笑开怀的他们问身边那个他,若有一天一人走了,被留下的老伴要怎么办?他的世界会不会从此不再欢笑?会不会从此崩塌?当那么一天来临时,一直以来有两把欢笑的世界里只剩一人的啜泣,落单的老伴承受得了吗?明明是欢愉的气氛,我却惆怅了起来。老毛病,就爱帮别人想太多。 
他说,或许他俩早有准备。准备?是的,早有心理准备。活到这把年纪,早有领悟身旁老伴随时会撒手归西,所以眼中才只有你我,用尽每一分每一秒看着你,对你微笑,与你共舞。年轻时候,为生活为孩子为事业,错过的实在太多太多,这一刻努力弥补逝去的岁月,记住你的笑容,一起回忆初相识的青涩。直到今日,两人白发苍苍,不变的依旧是当年那份最纯真的悸动。
这一刻,我释怀了,压抑在心里好一段日子的担忧释怀了。想想自己都笑了,作为个局外人,原本就无需为他俩担忧;作为未来即将成为局内人的我们,别想太多,把握当下,好好生活既是。是啊,今日不知明日事,所以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实践不会遗憾的事。有的时候,我们也晓得天不如人愿,生老病死的定律恕我们凡人无法拒绝或抵抗,而哭泣不是因为失去,常常是因为遗憾太多。 
真心希望那对夫妻继续报到,继续舞到天荒地老,陈旭年街因你们的互动而生趣,也有个年轻女孩因你们的真挚而雀跃。
--刊登于2016.08.18星洲日报星云版

泰国曼谷: Soi Cowboy

对于我来说,这样的场景的确让我大开眼界。
或许见识的少,曼谷Soi Cowboy 整条街的比基尼女郎(嗯,有一家是男的),超清凉上阵,超高的高跟鞋,不禁让我哇~哇~哇~大叫(在心里)。据说这里的姑娘比较年轻比较漂亮,所以是红灯区首选,不敢随意拍照,不敢大喇喇肆意观望,街头街尾都有警察,我晓得。
大概了解了一些,这类型的酒吧统称为Go Go Bar,酒吧里姑娘衣着清凉,大跳艳舞。她们身上也会别着号码牌,供来这里喝酒消费、看表演的顾客选择。一旦看上了哪位姑娘,顾客可以到柜台与负责人商谈,告诉负责人想要请哪位姑娘喝杯酒。若是想要进一步认识,可以付一笔钱把姑娘带出场外。当然,场内得到的佣金大部分是被负责人拿走,姑娘们只好靠各自的魅力在场外获得小费咯。
大略的浏览了这只有150米长,却有40家左右Go Go Bar的小巷后,想起大学时有一堂课是Population Health。这堂课主要是教导我们应当如何对待社会各种不同社群,确保他们得到最基本的健康及卫生保障,无论是大社群、小社群、主流人士、非主流人士、大人、小孩、老人、男人、女人、中性人、健康的人、生病的人等等等都应该获得最基本的尊重与医疗措施。
有那么一节课,讲师带我们到吉隆坡一带与HIV病毒携带者及跨性别者面谈,做了简单的访问了解他们的生活。访问完毕,在街上遇到一位中年大叔,他问:“你们来看鸡啊?”一时反应不过来,还在想这附近有宠物店吗?回过神来,我们转身就走,对于不懂得尊重他人的人,无需多加理会,没瞪他一眼踹他一脚很好了。
虽然泰国与马来西亚是邻近的两个国家,但是我们的文化实在是大大的不同。当然,对于娼妓这课题,我们可以选择认同或不认同,合不合法化其实都有它的利与弊。不过以人道角度来说,今天无论那个人是谁,无论他的职业是什么,无论他是自愿或被强迫(罪恶滔天、伤害他人利益的恶人除外),我们都需要赋予他们最基本的尊重。 谁也不晓得,红灯区背后的故事应该被寄予怜悯还是唾弃。
××× 如何抵达? Soi Cowboy就在Terminal 21商场附近,可以乘搭BTS到Asok站下车,从Terminal 21往左步行,过个人行道,看到热闹的红色霓虹灯巷子就是了。

长滩岛:用眼睛记住sunset sailing

在长滩岛,我们连续两天体验了sunset sailing。第一天体验不觉得怎样,让我疑惑不可能这么一个“平淡”的水上活动会被大力推荐,所以第二天我们再次来到station 2的白沙滩,出海体验夕阳风帆。
第一天一到白沙滩就有人过来招生意了,讲好价一个人280 peso (~RM25)。第二天我们比较有经验了,不理招生意的人,直接走到海岸边,看到等着凑齐人数的帆船就上前问,成功一口价250 peso (~RM22),好像没差多少哦,哈哈。

第一天大约5点20分起航,第二天则是5点45分。千万千万要找对时间出航,因为看到的风景、感受到的不一样。虽然很多资料上写5:20差不多就可以准备出航,可是不晓得是不是不同季节有不同的日落时间,520太早了啦,天空还亮亮的,看不见天空转暗的时刻。 实际上也可以看到帆船舵手们在520出海一趟,15分钟之后回来再出发另一趟。545是个不错的时机,看到日落又看到天色转暗。对了,长滩岛的黑夜来得快,傍晚6点半已是黑漆漆的一片了~


泰国曼谷: Chatucak Park。思

从Mochit BTS步行去Chatucak Weekend Market,会经过Chatucak Park,傍晚时分也可以穿过这里步行到JJ Green Night Market。蓝天白云绿草地,非常心旷神怡。不少人在湖边摊开草席,席地而趟,欢笑的欢笑,慢步的慢步,好不悠闲。

不晓得你有没有听过这段话或是看过这段文字: “汉字里有一个字是非常非常应该去反省的,就是忙这个字。大家写一下忙,是心加上死亡的亡,如果太忙,心灵一定会死亡。”~蒋勳《天地有大美》
等待飞机出发去曼谷时,看了这本书,刚好看到了这段文字。曾经曾经,我不浪费一分一秒的把握24小时,把一天的时间发挥到淋漓尽致,是否应该、是否适合、是否正确,我也不晓得,因为当下我连多一分钟思考其他事物的时间也没有。
后来,慢下脚步后回首过去,开始觉得世界很大,我想看的东西还好多好多,当初的唯一在人生漫漫长路中不过如芝麻般细小。因为目标太清晰所以一路往前冲,身边的一景一物不屑一看,不过不后悔那段岁月,而是惊讶于自己的决心与毅力。或许年轻时候就是要有那么一段执着的坚持,未来才不会觉得遗憾吧。
现在的生活,忙或慢,我还在寻找平衡。我的忙不在于达到一番大成就,不过是想要做些一直以来想要做的事,或许在别人眼中根本就是太闲空做的杂事。不管他人的想法,重要的是享受,也许未来我也会推翻自己这番想法,不过这一刻觉得是对的就行了,毕竟人生到了不同的阶段总会有不同的追求与欲望。
蒋勳在书里面有提到--生活美学里强调的美并不是匆忙地去赶艺术的集会,而是能够给自己一个静下来反省自我感受的空间,眼睛、耳朵、视觉、听觉,可以听到美的东西、看到美的事物、品尝到美的滋味才是生活美学。
看到傍晚时分的Chatucak P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