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投稿:那对夫妻

那对夫妻,每个周末总会报到,就在新山陈旭年文化街的那个路口,至少有三年了,形影不离共赴周末乐龄之夜。

任四周喧哗无比,他俩总能旁若无人自得其乐,摆动着身子闻歌起舞。似乎青春时期错过太多,此时的每一刻,都要好好看着彼此,好好感受韵律,好好享受当下。他们不太与其他叔叔阿姨互动,其他叔叔阿姨们跳着舞步一致的排舞,他俩跳着属于他们的恰恰。他俩眼中只有你我,眉来眼去的,完全不害臊,青春的气息在他们律动的身子细胞里重生了。 

我问他,看着舞动身子笑开怀的他们问身边那个他,若有一天一人走了,被留下的老伴要怎么办?他的世界会不会从此不再欢笑?会不会从此崩塌?当那么一天来临时,一直以来有两把欢笑的世界里只剩一人的啜泣,落单的老伴承受得了吗?明明是欢愉的气氛,我却惆怅了起来。老毛病,就爱帮别人想太多。 

他说,或许他俩早有准备。准备?是的,早有心理准备。活到这把年纪,早有领悟身旁老伴随时会撒手归西,所以眼中才只有你我,用尽每一分每一秒看着你,对你微笑,与你共舞。年轻时候,为生活为孩子为事业,错过的实在太多太多,这一刻努力弥补逝去的岁月,记住你的笑容,一起回忆初相识的青涩。直到今日,两人白发苍苍,不变的依旧是当年那份最纯真的悸动。

这一刻,我释怀了,压抑在心里好一段日子的担忧释怀了。想想自己都笑了,作为个局外人,原本就无需为他俩担忧;作为未来即将成为局内人的我们,别想太多,把握当下,好好生活既是。是啊,今日不知明日事,所以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实践不会遗憾的事。有的时候,我们也晓得天不如人愿,老病死的律恕我们凡人无法拒绝或抵抗,而哭泣不是因为失去,常常是因为遗憾太多。 

真心希望那对夫妻继续报到,继续舞到天荒地老,陈旭年街因你们的互动而生趣,也有个年轻女孩因你们的真挚而雀跃。

--刊登于2016.08.18星洲日报星云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