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随笔


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会失去两名亲人。
外婆去世后不到100天,婆婆也去世了。

一直以来,都以家里有五个老人为傲。
太嬤90几岁高龄还能行走、头脑清晰、甚至能照顾两个五六岁的曾孙。
阿公出乎意料的言行举止总是让我们哭笑不得。
外公70几岁,就算脚痛还是坚持去园,照顾园狗更甚于自己。

外婆的去世早有心理准备,从她动手术后到我们家养病到进进出出医院。
婆婆的去世却是突然的,从突然住院到动手术后气色不错,几天后却突然中风肺部感染器官衰竭,
病情转折似乎发生在一天之内。
两次,在同样的医院,握了她们的手,都是最后一次。
两次的葬礼,穿着同一身衣服,送了他们最后一程。

以后,再也吃不到婆婆包的粽子。
婆婆的粽子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粽子,够味够馅料够扎实。
从小到大,无论有没有回婆婆家,每年端午节都一定能吃到婆婆的粽子。
除了大学的某一年,好像是没回婆婆家也没回家,所以没吃到,对此我耿耿于怀。

以后,再也吃不到用婆婆酿的米酒煮出来的姜酒鸡。
婆婆的姜酒鸡是全世界最好吃的姜酒鸡,够酒味够姜味够甜味。
就算是很明显的看到一层油飘浮在表面,依然欲罢不能。
一直说要学怎么酿酒,姐姐弟弟也一直在学着怎么煮到如此美味,
可是可惜可惜,学艺未精。

今年新年是工作后的第一个新年, 来得及给婆婆第一次包红包。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真的,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行孝要在人在世时,人走了,一切的仪式也只是仪式。
有空,多多看看家里的亲人,陪陪家里的老人。


*     *     *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永远不凋谢
永远骄傲和完美永远不妥协
为何人生最后会像一张纸屑
还不如一片花瓣曾经鲜艳

五月天。如烟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