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8, 2013

大选。说


这一次的大选,让我更加明白及感受到民主进程需要时间,不是想要就可以马上改变的。

以前辩论时,常常说到要民主的国家,民主制度应该是怎样怎样的,
可是却没有确切地体会到民主是一个长期斗争的过程。
昂山舒吉用了接近30年才推动了缅甸民主进程,
甘地用了50年才为印度争取到独立,
美国开国200年后才迎来了第一位黑人总统,
这些在辩论场上常常挂在嘴边的数据资料只是一个结果,当时并没有让我感受到这过程的漫长。

他们几十年的斗争到最后才获得胜利,也可能还没,更别说我们期望在308海啸之后的短短五年。
因为我们的民主意识是在不同的起跑点上。
也许身边很多华裔朋友都一致认同要改变,可是大家对于改变的付出有所不同,更不用说巫裔了。

在大选期间,有机会打听到一些马来同事的投票倾向,让人觉得鼓舞。
Gelang patah 选区的马来同事说她也不喜欢BN。
Johor jaya选区的马来女同事说never BN
Johor jaya选区的马来operator 说他拿着行动党的旗帜到处走,很爽。

可是还有更多更多的柔佛选民在所谓“柔佛模式”的管理下,依然还未站在起跑线。
大选前,和一位马来同事说民联的竞选宣言。
他说很多人不明白,这个国家需要钱,不可能什么都去要求免费。
再跟他说谁说没钱,这么多的贪污你不知道吗?
他反问回我: 你相信啊?
在我们眼中明目张胆的贪污,在我们朋友群中垂手可得证据确凿的数据,
到了他们的眼中耳中口中,可能只是谎言,可见我们的咨讯流通度有多么的不同。

这一次的大选成绩,让人失望促不成改朝换代,让人难过依然出现幽灵选民、选区划分不公平等等的舞弊。 
大选后的一天,心情真的很不好,工作时特地专心工作,不去想这么多。
可是过了一天,明白只是失望难过是没有用的。
失望和难过促不成改朝换代,也没办法推动民主带来改革。

而且令人欣慰的是看到身边不喜欢政治的朋友表示会考虑出席Bersih 4.0
几位长辈也看到了国家领袖猖狂贪污的证据,而在这次大选中第一次投下了反对票。
这一些的改变就算很小,可是也是民主进程的一部分。
没有大家小小的改变,是无法累积成民主推手的。

再说这一次的大选,民联真的没有输,只是革命尚未成功。
我们的全国总得票率比执政党高,而且比上届大选多拿下了769州。
尤其在柔佛,我们在国阵定存州里攻下了518州, 展现了柔佛人渴望改变的决心不是假的。 
就算是在马来人占多数的国席,我的国会选区巴西古当,
多数票也从上一届的17281多张骤减到935张,
让国会议员诺玛拉获胜后激动得哭了也懊恼着要检讨为何在这国阵堡垒得票率会下降这么多。

这一些的进步不仅仅证明了华裔选区反风强,
马来选区尤其是城市选区,也有一群渴望改变的马来同胞与我们站在同一线上,
无法接受执政党的贪污腐败滥权,期望着改变。

民主成功之前的长期抗争可能看不到,却是需要耐心要有人付出才能迎来结果。
又想起了当年在辩论场上的一句话: 我们要的是制度里的改革,不只是制度外的呼喊。
所以,下一届的大选目标,当PACABA

× × ×
每个平凡的自我  都曾幻想过
然而大多的自我  都紧抓着某个理由
每个渺小的理由  都困着自由
有些事情还不做  你的理由会是什么

五月天。有些事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

1 comment:

  1. 哈哈......感觉上你有点《马来人就是支持国阵》的先入为主观念。

    ReplyDelete

吃在尖沙咀:粵廚點心專門店

在香港的第一顿早餐。 来香港前,大概知道必须试一试当地的点心。 可是不想特意去寻美食,所以没做功课应该吃哪家好。 前一晚睡前刷了刷手机,看看尖沙咀附近有哪家点心店。 看到了这家靠近住宿的点心店,就决定去了。 位于堪富利士道( Humphrey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