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1, 2016

《檞寄生》,当年的她


重看了十几年前看过的一本书。
蔡智恒,檞寄生。

虽然蔡智恒一贯地把自己塑造成不怎么有魅力的男主角,
但还是幸运的被好女生围绕,不止一个,是两个。
他给了男生希望,给了女生期望。
是的,不切实际,不着边际。
毕竟,人生不如小说,没那么浪漫。
但就因为人生不如小说,才需要小说满足生活中的不满足。

重阅,陷入了回忆思绪。
发现和主角一样自觉是奇怪的人,不断自我沉醉。
发现也许是书里提到了辩论社,所以特有亲切感。
发现残缺文字主谓颠倒的缘由,来自那些年的阅读。
发现中学生美好的想象,大学生不那么唯美的现实,有落差。

也才发现那些文字早已深根脑海,在还是中学生的她;
当初故事才会那么发展,当已是大学生的她。
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只是不希望第二个明菁出现。
快速揭开幕帘,结束那微妙的气息,结束那一片文字土壤,
就算明白自此,明菁不再是寄主植物,不再提供养分。

相信,华丽转身让他让她潇洒,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无论明菁是否再绽放光芒,何时遇到另一株檞寄生,
对于曾努力将荃与明菁平衡在天秤上的菜虫,不过是个旁观者。

 *     *     *
这篇文字,别太在意,
不过是在想念当年的她,比较文青的她。
认真了,对他不好,对他也不好。


 *     *     *
作者:蔡智恒
出版社:红色文化出版,城邦文化发行
出版年份2001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香港太平山,好冷好冷

是因为没有星星的夜空,所以才觉得霓虹建筑特别炫目? 还是因为霓虹建筑特别炫目,所以才看不见夜空的星星? x    x    x 在香港要看夜景,当然就是太平山。 高视野,闪烁霓虹建筑一举进入眼帘。 在中环一带的我们,下午三点多走路前往山顶缆车站...